首 頁 | 市場原料 | 統計集群 | 紡紗織造 | 品牌推薦 | 人力資源 | 標準與檢測 | 非棉與展覽 | 節能環保 | 協會之窗
當前位置:首頁->品牌人才->優秀人才
她堅守紡織一線40年
    榮譽檔案
    “全國勞動模范”是黨中央、國務院授予在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中作出重大貢獻者的榮譽稱號。新中國成立70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先后召開了15次全國勞模表彰大會,共有32443人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長沙床單廠的退休工人廖和群曾于1956年和1959年兩次出席全國先進生產者代表大會,兩次被授予“全國勞動模范”稱號,兩次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國慶觀禮,當時她是四川第一棉紡廠的擋車工。
    榮譽故事
    對于現已88歲高齡的廖和群來說,20世紀50年代,那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翻身做了主人的勞動者們,哼著一曲《東方紅》,在各條生產戰線上干得熱火朝天。才二十出頭的廖和群刻苦鉆研,憑借2.5秒接一個細紗線頭的“閃電式操作法”和落紗前五分鐘清掃吸棉管的創新,兩次站上了工人階級的最高領獎臺。堅守紡織工作一線近40年,老人從未缺勤、遲到,每年都超額完成上級布置的任務,不斷用勞模精神感染著身邊人。
    記者在市體育局宿舍見到廖和群時,很難把眼前這位普通的老太太和半個多世紀前叱咤紡織界的名人聯系起來。昔日的紡織姑娘,如今在大兒子戚德林的攙扶下,拿出珍藏的一只雕花小木箱,里面整齊地擺放著32張獎狀、15枚獎章。“我經常把這些獎章和證書拿出來看看,每次看到它們,我就想起自己度過的芳華歲月,總能獲得動力和信心!”廖和群說。
    用三年時間干完五年活
    除了勞模的榮譽外,擋車工留給廖和群的還有重聽的耳朵。與廖和群交流時,記者時不時需要湊近她的耳朵,大聲地說話。“布機車間的機器噪聲很大,很多年紀大了的擋車工耳朵都不好使。”她說。
    1931年出生于四川一個貧農家庭的廖和群,對黨特別有感情。“我14歲就在國民黨的重慶六一一廠當童工,住草棚、吃餿飯、穿破衣,還要挨工頭的打罵。”廖和群回憶,解放后,一種當家做主人的自豪感,促使她一進車間就像上足了發條的鐘表,“多紡紗、紡好紗,讓更多人穿上新衣服”成了她的口頭禪。
    看似簡單的給紗接頭的工作,包含了拔紗、引頭、套鋼絲、插管等7個步驟。廖和群虛心學習老工人的經驗,下班后用廢紗頭在宿舍苦練“打結頭”基本功,終于創造了小指和無名指夾紗的操作法。“每分鐘接頭數由16個提高到24個,成功率超過95%。”
    這種不服輸、肯鉆研的精神,不僅讓廖和群的打結功夫突飛猛進,也讓她對織布機上其他的操作工序日臻熟稔。每臺機器的空錠由過去的8個減少到0個,巡回時間由七八分鐘減少到兩分半鐘,看臺能力由400錠增加到1200錠……
    廖和群的操作方法一下子轟動了全廠,這位不滿20歲的紡紗姑娘主動當起了老師,毫無保留地向工友們傳授操作方法。“手把手地傳授新技術,講解機器的基本性能和簡單故障的排除辦法,學徒三個月就可以獨立上機操作了。”為了幫助工友屈淑蘭克服白花多、巡回時間長、清潔分段不好等不足,廖和群主動與她簽訂了互幫互學合同,經過一段時間的幫學,屈淑蘭的白花率由原來的10兩降到了2兩。廖和群的操作法在全廠推廣后,每根紗節約回絲1~2寸,全年可節約成本13元6角7分。
    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后,身為普通工人的廖和群也為自己制定了一個五年計劃。第一年過去,她完成了一半的工作量,而到了第三年底,她的整個五年計劃已經完成。這個“用三年時間干完五年活”的人震動了周圍的人,25歲的廖和群被推選出來成為無私奉獻的工人楷模,1956年成為全國勞動模范。
    最難忘的是到北京領獎
    年近九旬的廖和群經歷過很多幸福時刻,但最難忘的還是到北京領獎。“我很珍惜這個榮譽,足足為之感動了半個多世紀。”廖和群毫不掩飾自己心里的那份豪情。
    1956年4月,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的廖和群生平第一次來到了北京。“開完表彰會回到賓館,門外已經停了一排車,說是要接勞模們逛逛北京城,當時多數人都不肯上車,有人想抓緊時間留在賓館里學習文件,有人因為惦記單位的活想早點回去。”廖和群回憶,周恩來總理早就料到這一點,還特意派人來勸大家,不但要會干活,還要會休息、會玩。“要是放在舊社會,絕對不會得到這樣的尊重。”廖和群暗下決心,回去后一定要更加努力工作,好好勞動,報答黨的恩情。
    1959年,再度當選全國勞動模范的廖和群收到了周總理的請帖,內容是:“定于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五日(星期四)晚五時半在人民大會堂宴會廳舉行宴會,敬請光臨,周恩來。”如今,當年參加全國勞模會議的大合照,仍掛在老人家的客廳里,老人時常會去擦擦它,沉浸在那些光輝歲月里。
廖和群還曾兩次被邀請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國慶觀禮活動。由于年代久遠,很多細節如今已想不起來,但對一些情景,老人仍記憶猶新。“作為紡織工人能站在毛主席身邊,參加國慶觀禮,當時那個高興勁兒,用言語是無法表達的。我記得在國慶節前一天晚上,我們都興奮得幾乎一夜沒睡。”
“國家給我的榮譽太大,我對國家的貢獻太小!”談及“全國勞模”這一榮譽,廖和群老人反復念叨,這是她的本職工作,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應該做的。“如今一代比一代幸福,國慶還有長假,清明、中秋等節日也有假,工作環境也越來越好,大家還有什么借口偷懶,不好好工作呢?”老人感慨道。
    “工作中處處有創新的機遇”
    從1945年參加工作,到1983年退休,廖和群先后在重慶六一一紡織廠、四川第一棉紡廠、桂林棉紡廠、湖南綢廠和長沙床單廠工作過。在她的時間表里,勞動的狀態是一種常態,即使現在生病臥床,只要精神稍微好點她還是會找點事做,因為“習慣了,停下來就難受”。
    廖和群回憶,1970年她隨軍來到長沙,進入湖南綢廠工作。那是最忙碌也是最充實的一段歲月,每天吃過早飯就匆匆趕到車間,而加班簡直就是最正常不過的一件事情,晚上八九點下班算是比較早的。遇到生產任務比較緊張的時候,甚至會整夜不休。“我從沒缺過勤,年年都超額完成上級布置的任務。”紡織細紗對溫度有一定的要求,所以紡織車間內溫度常年都在35℃以上,夏天車間溫度超過40℃。每次有職工因車間悶熱生病時,廖和群總是第一個主動站出來替同事頂班,從沒有怨言。
    40歲那年,組織任命廖和群當干部,可在辦公室坐了沒幾天,她又找到上級部門要求回車間,“生產很有意義,我愿意一直當工人。”就這樣,廖和群當了一輩子工人。“現在的年輕人普遍不愿意當工人,覺得枯燥、累、沒前途。我想,我的閱歷至少可以告訴他們:只要干啥鉆啥,哪一行都能出成績。創新,不一定要搞出個很大的發明,改進一個操作手法也是創新,工作中處處有創新的機遇。”她說。
    廖和群的擋車工技術,一直在行內為人稱道,直到1983年從長沙床單廠退休,她的技術也沒有落伍。老人說,她在長沙生活了近50年了,見證了長沙的飛速發展,也為生活在長沙感到驕傲。前段時間,老人在電視上看到夢潔智能工廠15分鐘就將一套完整的四件套成品制造出來時,一直感嘆“不可思議”。“全是自動化的,用人少多了,車間里環境也好了很多。我要是還年輕就好了,可以在這么現代化的紡織車間工作。”
    廖和群的小兒子戚永革告訴記者,老人從未對后輩的學習或職業提什么要求,但她以身作則,言傳身教,始終用勞動精神感染著身邊人。“不要偷懶,是她對我們說得最多的話。”
    近年來,廖和群老人因為經常住院,經濟不寬裕,但她始終保持著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現在日子越過越好了,醫保能報銷大部分費用,省、市工會也一直關心著我,每年還給我一些補助,這些都體現了黨的關懷,我很知足。”她笑著說。
    來源: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肖芳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本網最新
透码是什么意思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京ICP備14037240號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二環朝陽門北大街18號7層 郵編:100027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5229649 010-85229419 傳真:010-85229649 2010 版權所有 ?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