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市場原料 | 統計集群 | 紡紗織造 | 品牌推薦 | 人力資源 | 標準與檢測 | 非棉與展覽 | 節能環保 | 協會之窗
當前位置:首頁->品牌人才->熱點關注
紡織商會赴美協助企業維穩利益

  2019年6月25日,受曹甲昌會長委托,紡織商會王宇副會長率團赴美,參加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召開的美國對華301調查3000億美元(清單4)擬征稅計劃聽證會。本次聽證會于6月17-21、24-25日在華盛頓舉行,為時7天,共有320位來自中美企業、行業協會代表參加。征稅產品涵蓋3800多個稅目,包括服裝和家用紡織品(HS61、62、63章)。據中國海關統計,2018年中國對美國清單4中紡織服裝出口426.8億美元,涉及2.9萬出口企業。

  25日上午,王會長代表中國紡織服裝行業在聽證會上發言。以下為證詞全文:

  首先感謝USTR提供此次參加聽證會的機會。我是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簡稱“紡織商會”)副會長王宇。

  紡織商會現有會員企業1萬余家,從事從紡織原材料、紗線、面料到成衣、家紡、附件等全產業鏈產品的進出口業務。2018年8月23日我會曾參加USTR舉辦的2000億美元征稅措施聽證會,今天我會再次代表受本次擬征稅措施影響的會員企業在此表達以下意見:

  1、本次擬征稅產品范圍廣、影響大、直接損害美消費者利益。

  據美國商務部統計,2018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紡織服裝442億美元,占美國進口份額的36%,第二位越南占10%、第三位印度占6.6%、第四位墨西哥占4.7%,如此巨大懸殊,短期內其他國家很難替代。

  而且,此次擬征稅產品涉及服裝和家用紡織品等制成品,占美國從中國進口紡織服裝份額的87.4%,這些終端消費品將直接影響美國零售商、分銷商和廣大消費者利益。

  由于中國產業鏈相對完整、工人熟練程度較高、企業管理與運營成熟,大量服裝與家紡產品的急單、難單很難轉出中國,征稅后無法很快找到替代生產商,勢必會造成美國國內貨品短缺和價格上漲,美國消費者需要承擔更高的生活成本。我會根據美國商務部數據,篩選了2018年美國自中國進口金額占比遠高于后幾位來源國的四位碼產品類別,諸如6110針織衫、6204女士西裝等,限于時間,另附完整表格供參考。希望USTR予以移除。

  2、多年來,中美兩國紡織服裝產業合作穩定,彼此依賴,征稅將破壞兩國在全球價值鏈的合作。

  美國是中國紡織服裝和原料第八大進口來源國、第一大棉花進口來源國,2018年中國從美國進口棉花52.8萬噸,金額10.6億美元,美棉占中國棉花進口份額33.6%。中美紡織服裝優勢互補,形成了長期穩固的合作關系。加征關稅后,勢必會造成中國對美紡織服裝出口整體下降,棉花需求減少,從美進口棉花下降,進而影響美國棉花生產,損害美國棉農利益。

  3、26個紡織服裝產品稅號曾被委員會排除在征稅范圍外,希望此次能夠再次被排除。

  與最初公布的擬征稅清單相比,2018年9月24日開始實施的清單三移除了297個稅號,其中紡織服裝產品稅號為26個。此次移除,應該是USTR在公眾評議期間充分考慮各方意見的決定,是有法律和經濟依據的。然而本次的3000億擬征稅清單中又出現了被移除的產品。希望USTR在公布最終征稅清單時繼續移除這些具有獨特性和不可替代性的產品。

  一年來,美方征稅產品的擴大化讓我們憂心忡忡,從最初的原料半成品到現在的服裝和家用紡織品,產品范圍不斷擴大,金額不斷增長,對中美兩國企業與消費者的生產和生活都將造成廣泛的影響。我們呼吁美國政府慎用對紡織服裝產品的征稅措施,盡快恢復中美紡織服裝正常貿易往來。

  在回答提問環節,美方一反只向發言人詢問一個問題的慣例,連續提出5個問題。包括1、美方問中國從美國進口紡織服裝情況,王會長介紹,2018年中國從美國進口紡織服裝及原料19.2億美元,同比增長5.5%,占從全球進口紡織服裝5.4%,美國居第八大進口來源國。主要進口產品是棉花、化纖紗線、化纖面料和無紡布。2、美方關于中國從美國進口棉花情況問題,王會長介紹,美國是中國第一大進口來源國,但加征關稅后,中國從美國進口棉花下降,2019年1-4月美棉進口2.7億美元,同比下降52%,美國排名下降到第4位,加征關稅的不良影響已經開始顯現。3、美方問中國對美出口涉及多少工人,王會長回答,中國紡織服裝產業人數達到2000萬,對美國出口金額占我紡織服裝出口比例的16%,涉及的產業人數無法簡單乘除計算,涉及的出口企業達到幾萬家。4、美方問關于中國企業可能受征稅影響情況商會是否向中國政府反映,王會長回答,我會與會員企業建立了信息溝通機制,我會已向中國政府有關部門介紹了企業的愿望,希望中國政府與美國政府充分溝通,共同化解貿易摩擦。5、美方問中國對美國出口是否已經在下降?王會長回答今年1-4月紡織服裝對美出口同比下降6.5%,主要由于加征關稅原因,影響了中美企業雙方信心造成的。

  隨后王會長會見了美國時尚聯盟(USFIA)會長Julia Hughs女士和Barnes& Thornburg LLp律師事務所David M.Spooner律師、美國服裝與鞋業協會(AAFA)執行副總裁Nate Herman先生。Julia女士表示感謝商會在參加聽證會之際,來訪時尚協會。她介紹時尚協會參加了第三天聽證會,她在會上表達了反對征稅的意見,絕大多數美國紡織服裝業界代表反對征稅,但本屆美國政府的特點是喜歡保持對其他國家施壓下制定政策,她提醒中國企業做好長期準備。王會長表示將加強與USFIA合作,互相溝通,尋找應對目前形勢的解決方案,我們已做好長期應對的準備。David M.Spooner律師會談中建議我會發言內容需側重介紹貿易摩擦對美國消費者利益和美國國內產業的影響,以引起美國政府的重視。Nate Herman執行副總表示,AAFA兩次聽證會都反對征稅措施,他們將于近期為會員企業舉辦培訓,介紹產品排除程序。王宇副會長感謝了AAFA強有力的聽證會發言,希望雙方繼續加強合作,保持溝通機制,探討如何盡量減少貿易摩擦對中美兩國業界影響。在美期間,王會長還會見了美國Morris Manning & Martin LLP律師事務所R Will Planert律師,就紡織服裝企業在本輪征稅措施中申請產品排除、貿易救濟案件應對等事宜進行討論。

  關于中美貿易戰的話題始終持續不斷。紡織服裝行業一直在考慮這一事件會造成的影響有哪些?尤其是紡織服裝出口企業,可謂是四面楚歌!有專家指出,自去年開始,國外針對中國紡織服裝貿易的救濟措施及貿易壁壘就已經與日俱增,紡織服裝貿易外部形勢趨于嚴峻。中美貿易戰下,到底該如何突出重圍?

  隨著美方征稅產品的擴大化,中美業界普遍擔心將對兩國企業與消費者的生產和生活造成廣泛的影響。一年來,我會為應對貿易摩擦展開大量工作。2000億美元征稅清單公布后,我會立即組織20余人工作小組對比中美海關稅號,確定涉及產品范圍和金額廣泛告知企業。并派3個小組分赴6個省市調研,了解企業情況后商會代表國內紡織服裝行業,啟動了法律層面的應對。及時轉發中美公告,向企業詳細介紹政策變化和產品排除程序,并先后兩次參加美國USTR舉行的聽證會,提出產品排除意見,反對美方征稅。接下來我會將向USTR遞交書面評論,陳述中方行業意見。6月30日美方將正式啟動2000億美元征稅排除程序,我會計劃隨即展開面向企業的培訓活動,向紡織服裝企業介紹中美雙方產品排除程序,協助企業做好應對工作,維護我企業利益。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本網最新
透码是什么意思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京ICP備14037240號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二環朝陽門北大街18號7層 郵編:100027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5229649 010-85229419 傳真:010-85229649 2010 版權所有 ?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